花开满饰

【鸣佐ABO】剪刀手七代目1~5 (R)

真是。。。没有一个没病的233333

+EuthanasiA+ACG报社创作处:

·现代AU的剃头挑子鸣X麻辣总裁助


·除了添乱之外并没有什么卵用的ABO,坚持到最后的读者才能胜利


·阅读体验类似评书的冷笑话风格的推理小说


·梗概:宇智波佐助以为自己的游戏存档弄丢了于是从头开始打过,但其实并没有。


·看完你就懂以上两条是什么意思了


·城乡结合部程度的时髦值与史诗级的魔幻


·没有一个人物是没病的,没有一个逻辑是完整的


·所有你以为要超展开的地方都不会超展开


·我有一个野心,我想缔造我火吃药文学上一篇不朽的巨作


·重复一遍,坚持到最后的读者才能胜利


·就装逼吧你俩,我们看个开心


·食用愉快!


 


 


1


         宇智波佐助近日非常流年不利。


         作为一个颜好,话少,性子硬,在十二岁时父母和哥哥因公移居海外后便被他家心术不正的家教兼保姆独自拉扯大,然后便顺风顺水地被这个没有人情味的社会给惯成了教科书般的霸道总裁的二十五岁青年,宇智波佐助平时是不信邪的。


         但是从他三个月前接手了宇智波财团CEO的职位后,倒霉的事就一桩接一桩往他身上招呼。


 


 


         (一定是因为他小时候的偶像,前任CEO宇智波斑,三个月前突然发觉跟一个声势浩大的广场舞帮派进行权力斗争比管理公司好玩得多,于是毅然决然在身强体壮的年纪把财团甩手丢给年轻人,自己浩浩荡荡带着一群小弟去斗舞这种缺德的事孽力回馈到他的后继者身上了。)


 


 


         佐助在这三个月间遭遇了很多不幸。


         比方说他一度睡眠紊乱,头疼个不停,突然染上了红眼病,还手臂骨折了一把,也被路边的柴犬追着咬过,给自己的西服缝扣子的时候被绣花针扎到手。喝冷水塞牙,公司新招的小职员还把方便面打翻在他皮鞋上了。


         (不要担心,以上那些皮肉伤都被他秘书香磷祖传的神药统统治好了,没留疤。恩没留,你别问了。)


         这一定是中了邪了。


         佐助(自认)是个风度翩翩的冷静总裁。但是上天接连这般坑害他,他又怎能消受。


 


 


 


         “……以上就是这个月的情况总结。佐总。”他的副手重吾这么结束了汇报。


         “重吾,我的称呼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他太阳穴突突跳得疼,忍不住伸手去按摩。在他这几个从大学开始就一直跟着他的好友面前,不那么讲究形象也没关系。


         “因为,我觉得比起佐总,波总听起来更奇怪一些。”重吾非常诚恳地坦白道。


         佐助的头更疼了。


         他骨骼惊奇的秘书香磷,给他在办公椅背顶端加绑了个枕头。


         “佐助,你刘海长太快了,都遮住眼睛了,(虽然这样也很帅,)这周末得回一下大蛇丸那里。”


         佐助默默地盯着口气嚣张完全不像个秘书的香磷,心想,我该不该告诉她她括号里的内容没静音?


 


 


2


         这个叫大蛇丸的人,就是之前提到过的那个心术不正的家教兼保姆。


         其人虽然恶心且性别薛定谔,但从不否认自己颜控至上的原则,对佐助倒是真真地嘘寒问暖。没有他/她,佐助也不会被惯成这么一个性欲耿直坦坦荡荡,完全不像正常黄色小说套路里那般藏着掖着逃避Alpha的Omega。


         哦忘了说了,这是个ABO世界来着。


 


 


 


         大蛇丸是个非常邪乎的人。其兴趣之广泛完全超出了一个家教兼保姆的范畴,在动物学,基因学,化学,彩妆理论,时尚搭配,临床整容,健康教育以及防身武打方面都有着卓越的成就。


         这些成就里当然也包括剃头挑子功夫。


         佐总这辈子其实从来没进过正经的理发店。他本就不是对造型很敏感的人,刚好大蛇丸手上就有全套的理发工具,干嘛花时间去跟陌生人沟通。何况大蛇丸的时尚感着实不俗,这么二十多年下来每一次给他换的发型都广受好评,让他的追随者呈几何级数增长。虽然佐助自己并看不出多少区别,也就由他去了。


         他父母和哥哥回国后定居在了别的城市。知道这点后他板着脸了好几天。像个贵妇般嘬着燕窝的大蛇丸仿佛看透了这心思,慈爱地招招手说,我的助啊,想家的话就回我这儿啊,乖。


         “你这又不是我家。”他呛对方,呛完了还是一个月回大蛇丸那一次。


         不为别的,就是剪头。从长头发的速度来看,他确实是宇智波斑最合适的后继者。


         


 


 


         他进门的时候看到大蛇丸正慵懒地躺在贵妃榻上看杂志。用长长的舌头翻着页。


         佐助:“……”


         “你这是干嘛?”他异常嫌恶地开口。


         “呦~佐助君~”大蛇丸异常恶心地打招呼,顺便抬起缠满了绷带的双手。


         “如你所见,我前两天回乡下老家时跟老师吵了一架啊,他老人家生气了就拿起开水泼我,现在可好,我这一双天天保养的美手啊,给烫的不轻哎,三个月都好不了啊……”


         ——邪了门了。


         佐助心里很是崩溃地靠在门框上。连天塌下来都不会遭报应的大蛇丸也能手受伤?!明显就是老天刁难,连头发也不打算让他剪。


         大蛇丸很是怜爱地盯着他那几乎被头发盖住了的左脸。


 


 


 


         佐助把自己近日遭到的不幸统统讲了一番。


         “发情期都开始紊乱了。”他眼眶发青,满脸内分泌失调的怨愤之气恶狠狠道。“不如说,已经快三个月没有发情期了。不吃抑制剂都没有问题。我简直变成了一个Beta。”


         听到这里,Omega人权战士大蛇丸终于意识到了这霉运的严重性。我拉扯大的助,这么一个武力值能手撕Alpha的美人却不能享受身为Omega的权利?这怎能行。于是他说,我来给你占上一卦。


         大蛇丸两眼放光,毛发倒竖,在诡异的空气中挥舞了一阵手脚,又波动了一阵舌头,绕着他走了一圈以后,凑在他脖子后面大叫:“——佐助君,大凶啊!!”


         佐助第一反应竟是忍不住飞快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


         “……这大凶不用你占我也知道。”在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后他硬邦邦地回答。“所以你有什么解决办法没?”


         大蛇丸忧虑地晃了晃缠着绷带的胳膊。


         “哎~这么不详的命格,我只知道有个很邪门的人可以破。”


         佐助:不会有人比你更邪门了。


         “来,我给你个联系方式——啊~他刚好也可以帮你剪个头。”


 


 


 


3


         大蛇丸介绍给他的是一个人称剪刀手七代目的,初出茅庐的造型师。


         这辈子从没进过发廊的佐总当然是要先查资料做点预习的。根据其简陋官网的介绍,这是一个名叫木叶的神秘美发流派的第七代正统传人。七代目其人火眼金睛,体内有妖狐寄宿,因此能在见面后一分钟看透客户未来的命运,然后运用玄妙的手法做出相应的鬼斧神工的美妙造型,来改变顾客体内的真气流动,以帮助他们规避未来的厄运。根据网络上的都市传说,其流派传统规定一周只可接一个客户,因先代名声太过如雷贯耳加上转运效果显著,即使这个七代目在一个月前才刚正式获得这个名号出师,他的身价也瞬间暴涨到了与其新人身份完全不相符的地位。预约一次美发甚至需要黑市竞拍资格,拍得资格的人还需要提前附上大头照,因为根据传统,剪刀手七代目有资格丑拒。


         已经生无可恋,只能把长长的刘海被用小夹子别在头顶的佐助:“……”


         他一拍键盘。


         ——这玩意怎么听起来这么不靠谱呢?!


 


4


         绿归绿,佐总还是有不择手段这种霸道总裁必备的人设的。他大手一挥。让水月花重金去给他拍来了这个七代目出师后的第一个预约资格(他可是接手了宇智波斑藏在他们家族神社榻榻米下的秘密小金库,不用白不用)。当然,佐总不会轻易地被丑拒。剪刀手七代目的助手一收到照片便打来电话,奶声奶气地表明这客户可以接。


         第二周佐助便赴约去拯救他的头发和霉运了。


         剪刀手七代目的工作室在一个老旧偏僻的公寓楼里。佐助踩着那嘎吱作响的台阶上去,走一步便烦躁一分。他看着那脏兮兮的公寓门,心里斗争了半天,终于掏出张手帕,包着手指按响了门铃。    


         来开门的是个梳着葱头,围着长长围巾,门牙还缺了一块的小孩。小孩拿腔拿调道:七代目恭候多时了,里面请。


         排场是不小,但氛围实在太糟糕了。以至于在没两步就走完的狭窄的玄关和走廊尽头,出现个仅仅是装了些发廊设施的单身公寓的客厅时,佐助几乎是想掉头走人。客厅中央背对着他的那张老板椅,被坐在上面的人蹬了一脚而旋转过来。一个坐姿比平日的佐助还总裁的少年坐在上面,金发碧眼,身着红袍,左右脸颊上各三道狐狸一般的面纹,还涂着鲜艳的橙色眼影,就那么翘起唇角,很是嚣张地交叉着手指看了过来。


 


 


         他们俩目光相接了一瞬,双双愕然了一会儿,然后对身边的助手冲口而出:


         “水月,你怎么没告诉我这造型师是个未成年人?!”


         “木叶丸,你不是说顾客是个美貌的冷高大姐姐吗?!”


 


 


         梁子啊梁子,结吧,都是套路。


 


 


         “……这位客人不好意思,我今年二十五了。”剪刀手七代目咬牙切齿道,一蹬腿从老板椅上站了起来——嚯,身材确实还挺结实的,挽起的袖子下也露出了线条漂亮的肌肉,看来只是格外娃娃脸而已。他自报姓名:“木叶流七代目漩涡鸣人,为您服务。”


         “失礼啦七代目,”油嘴滑舌的水月跑出来打圆场。“wuli佐总看脸猜年龄从来不准,估计是他平时看公司里累得信息素紊乱一脸苍老的社畜看多啦……”


         “……这兄弟你牙口不错啊。”七代目诚挚地赞扬道,复又把视线投向印堂发黑的佐助。


哎木叶丸这家伙也太走眼了……虽然不是美貌的冷高大姐姐,但其实也没差多远——不如说,只是不是个大姐姐而已,美貌和冷高确实是对的。他摸着下巴寻思。


         佐助看着那令人耳目一新的眼影心想,怪不得大蛇丸会推荐他。我大概知道对美发有兴趣的都是些什么牛鬼蛇神了。


 


 


 


         七代目唰地抖开一个防碎发的布罩,绕着佐助整个人围了一圈来保护他价值不菲的西服。把脖子处的按扣固定好时,也动作轻柔地将他后颈过长的头发摘了出来。


         看起来倒是挺像那么一回事的。并没有进过正常发廊的佐总在心里指指点点道。


         “你要先占卜吧?”他落坐在理论上是全新的干净理发椅上时问道。


         金发的青年点点头,抽出一张手帕包住了右手的指尖。


         然后他突然就附身下来,端起佐助的下巴要亲。


         


 


 


5


         当然,我们的佐总好歹是个练家子,怎么会这么烂俗地就被强吻了。他左手飞快地糊到了对方脸上把他推出去老远。


         “你干什么?!”


         他声音惊得都扭曲了。一旁跟木叶丸玩得不亦乐乎的水月好多年没听到这种惊呼,一转头看到这种超展开,当场被吓得一头冷汗。


         七代目两只手还撑在佐助两边的椅子把手上。他的嘴巴艰难地在佐助的指缝间动了动:“——占卜啊,占卜。您没听过嘴巴是真气的出气口吗?”


         “没听过!”佐助大喊。“离我远点——够了,这是什么诡异的巫术吗?!”


         非常听话地起身来的男人露出了忧伤的表情。


         “光从您刚刚开口说话传递给我的真气来看,”他长叹一口气道,“我直说吧。您的前景非常不妙。未来半年,您会遭遇生活中各种方面的不幸。若不采取措施,您一定会在半年后悲惨潦倒地死去。而能救您的只有我。”


         “你这不占得挺顺溜的吗?!”佐助怒道。“接吻又有什么必要?”


         “这只是预言。而想要得出解决方法,也就是为您做出能够完美转运规避死亡结局的发型的话,我需要通过口对口接触来弄清您个体真气的流动。”


         “……”


         “没什么的,别这么看着我啊我说。”他像个小孩子一样耸了耸肩。“这真的只是流派传统而已,不要觉得是性骚扰一样。您是个很有自制力的BETA对吧,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让我们公事公办地把这占卜做了如何,否则您一定会死,而我也得不到开门红。大家都不开心,对吧?”


 


 


 


         “……要几秒?”


         “三秒就够了。没有多余动作,不用进一步接触。嘴唇相接就可以。”


         与橙色眼影十分般配的蓝色瞳孔,看上去非常平静真挚。


         佐助重重叹了一口气。


         “快点完事。”他硬邦邦地命令着,抬起了下巴。七代目很是顺溜地用手帕垫着手指,托起了那线条优美的下颚。距离很近,他们彼此都能数清楚对方的睫毛。


         “木叶丸。”他端详着对方那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开口,“你把客户的这位助手先生带走吧,在造型完成前都别回来啊我说。”


         听到这个,佐助又猛地睁开眼瞪他。七代目很是困扰地叹气起来。“能别这样吗?”他说。“有旁人在的话真的会影响结果的。”


         水月犹犹豫豫地跟着木叶丸出去了。关上门前,在椅子上端坐如钟的佐助被端着下巴,头也不回地说:“水月,电话保持畅通。”


         声音非常大,不知道是想震慑什么人呢?门静悄悄的仿佛怕打扰什么一般关上时,剪刀手七代目有些好笑地这样想着。末了,他闭着眼,很认真地将嘴唇凑了上去。


 


 


 


 


         三秒,一秒不多一秒不少,确实也没有别的动作,以至于之前沉浸在警戒情绪中的佐总觉得自己就像傻逼一样。


         七代目放开了他,闭着眼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


         “我有数了。”他简短地说着,将理发椅推到了落地镜和工具柜旁。


         “你要给我剪什么发型?”佐助闷着鼻子问。


         “不用担心……会很好看的。”


         七代目在他背后轻轻耳语着,突然就一个手刀招呼了下来。


 


 


         ——我的直觉是对的,这果然是要搞事儿。我果然不是傻逼。佐总在陷入昏迷前恶狠狠地想道。


 


 


 


 


 


 


 


 


 


         他衣冠楚楚,干净又整洁,还保持着坐在椅子上,围着那个布罩的原样醒来时,只听见身后的人把吹风机放回抽屉里时轻柔的嘎哒一声。


         ——你在逗我?真的就是剪个头发而已?我人都给打晕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他视野还有点模糊,困顿地眨了眨眼睛。


         ——但是我脖子后面怎么有点刺痒?


         他费劲儿地抬起头来,感觉确实有什么小小的,很有弹性的粗硬的纤维,抵在椅背上硌到了他的后颈。


         他往镜子里一张望,看见自己的脖子周围,簇拥着一圈儿造型完美,十分心机,效果自然得仿佛天然卷的黑色卷发。


 ==========TBC============


 


 


 


佐总并没有错。我确实是要搞事儿,但是这种事儿,不是那种事儿。


(所有你以为要超展开的地方都不会超展开)


下联是因为我这个人本身就是超展开本身。)


我好像说过平时不会写连载的,因为时间精力跟不上。是啦,我时间精力确实跟不上,但是写这个的时候我吃药实在吃的太爽了,我认为大家既然是朋友,就应该一起吃药。


另外我觉得这种搞笑向的确实放连载比较愉快,因为评论区可以就本更新的笑点扩展出一片欢乐的海洋。


另外我说过这个是连载吗?没有。你们猜我有多少存稿


放存稿这种方式,其实对整个连载保持热度是不太友善的,因为很多人会觉得反正之后都有的看,给整个系列点一个心就够了用不着每篇都点。直说吧。作为写手我对每一更新都是有一个预估的热度的。不达到那个热度的话就会等等再放。为了控制阅读节奏和悬念,每一次更新的长度我会拿捏。所以如果真心期待接下来发展的话,麻烦不要吝惜你的红心推荐和评论,这对兢兢业业更文的作者们来说非常重要,看着连载逐渐热度低下去真的很伤人来着。


感谢点击!


 


另外说一句800粉点梗,条件已经达成了,等我连载完这个就搞,爱你们


 

评论

热度(658)